【中国投资】确定三个重点海外市场——专访三峡国际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王绍锋
信息来源:三峡国际中文站
发布日期:2017年12月08日
阅读量:

2017年2月,由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旗下的中国三峡南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南亚公司)投资开发的巴基斯坦卡洛特项目实现融资关闭。在卡洛特项目融资关闭确认函颁发仪式上,巴基斯坦私营电力与基础设施委员会水电部主任木纳瓦激动地说:“从来没有哪一个水电项目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实现融资关闭。”

卡洛特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的旗舰项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绿地水电投资项目。项目装机容量72万千瓦,电站建成后每年将为巴基斯坦提供约32亿千瓦时的清洁能源,显著改善当地供电环境。该项目建设对巩固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推动“一带一路”建设具有积极作用。

卡洛特水电站采用BOOT(建设-拥有-运营-移交)方式建设,电站运营30年后无偿转让给巴基斯坦政府。这一项目是中巴经济走廊重点规划首批项目中,唯一由中资金融机构和国际金融机构联合组建银团进行投资的项目。

11月24日,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峡国际)党委书记、副总经理王绍锋在其北京金融街的办公室接受《中国投资》杂志记者的专访时,介绍了三峡南亚公司与国际金融机构的合作经验。

.

.

.

加强国际企业合作

.

《中国投资》:据了解,世界银行旗下的IFC与三峡南亚公司共同投资了位于巴基斯坦的卡洛特水电站项目,卡洛特水电站项目成为中巴经济走廊重点规划首批项目中唯一由中资金融机构和国际金融机构联合组建银团进行支持的项目。这种合作模式具有什么示范意义?

.

王绍锋:卡洛特水电站项目是丝路基金的“第一单”,在“一带一路”倡议中具有很强的示范意义。2015年4月,习近平主席和巴基斯坦谢里夫总理共同启动了卡洛特项目的破土动工仪式,三峡南亚公司和卡洛特项目被列入中巴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联合声明,这是三峡集团发展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中国水电界的第一例,表明了中巴两国政府对卡洛特项目的高度重视和对三峡集团的信任与支持。

作为中巴经济走廊的旗舰项目,由三峡国际南亚公司投资的卡洛特水电站项目,能否奏响中巴合作这首宏大交响乐的“第一乐章”,是自己独奏,还是和大家一起合奏,其意义迥然不同。

2015年2月,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项目EPC总承包合同正式签署。三峡南亚公司成功引进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IFC)资本,使IFC以投资方股东和项目融资方双重身份参与到卡洛特水电站的建设之中。同时,完成了公司以国际银团进行项目融资的创举,具体意义有以下几点。

第一,把IFC “引进来”,实际上是把国际金融机构吸引到“一带一路”倡议的建设中。

第二,IFC的加入不仅让三峡南亚公司更为同行所了解,吸引更多有实力的国际资本来加入我们,它同时带来了已经验证的、现代化、国际化的公司治理机制,能够帮助提升公司在环境保护、社会责任、合规廉洁经营等方面的能力,帮助公司实现可持续发展。

第三,公司与IFC的合作能够降低项目风险。卡洛特项目贷款银团由多家机构组成(中国进出口银行、国家开发银行、丝路基金和世界银行旗下国际金融公司),这种融资方式叫做“有限追索的项目融资”,是国际上通行的融资模式。但是,中国的海外投资项目里面,真正实现这种融资方式的少之又少。拿卡洛特项目来说,并不是由中国三峡集团全程提供担保。中国三峡集团在这个项目的风险,仅仅是作为大股东投入的20%资本金,更多的风险是由贷款银团的各家去分担。

.

《中国投资》:显然,三峡南亚公司与国际金融公司的合作意义深远,除了IFC外,三峡国际还有哪些国际合作案例?

.

王绍锋:卡洛特项目从设计、制造、标准和使用的产品到将来的运营都是中国的。这种全产业链项目最大的挑战在于“中国标准”在海外的适应性。为解决一这问题,公司不仅仅和IFC对接,还聘用了世界最先进的国际工程监理公司,实现对工程质量、进度和投资的有效把控。同时,监理公司作为第三方,可以帮助我们和巴基斯坦政府有效沟通,推动“中国标准”更好地“走出去”。

2012年,三峡集团成功收购葡萄牙电力公司(以下简称葡电)21.35%股权,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我们充分利用葡电与三峡集团的优势,既推动了葡电的发展,也取得了良好的投资收益,到目前我们已经收回了三分之一的投资。巴西水电资源富集,市场广阔,母语就是葡萄牙语,通过葡电,三峡成功进入巴西市场,三年内实现了“华丽转身”,成为巴西第二大非国有发电公司,第一大清洁能源公司。

另外,在国家层面上,我们拉近了葡萄牙和中国的关系。三峡进入葡萄牙后,紧接着超过10家中国大型企业相继入葡,推动了葡萄牙经济的复苏。如今,中葡合作已经成为中欧合作的桥头堡和典范。

此外,我们还收购了已经运营的德国第二大风电场,参与了意大利、西班牙、波兰、葡萄牙、英国、希腊等欧洲国家项目。今年,我们与葡电合作,在英国的苏格兰北部拿下了其最大的绿地建设海上风电项目。

.

巴基斯坦卡洛特水电站

.

控制企业投资风险

.

《中国投资》: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往往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风险。三峡国际在投资海外过程中遇到过哪些挑战?

.

王绍锋:从承包商的角度来讲,挑战主要是如何拿到项目,如何完成项目,以及最终如何收回投资,实现盈利。从投资方的角度来讲,挑战则在于对风险和收益的把控。投资公司所面临的风险系数高且更为复杂。这种风险是转嫁不出去的,并且贯穿了一个项目的全生命周期,在范围上也覆盖了方方面面。

为了控制风险,很多企业都采取了相关措施来应对潜在的各种风险,如通过战略规划、前期立项、尽职调查、可研报告、经济分析等一系列程序加强项目的评审,加强决策过程监控和建立监督问责机制,避免违规决策和盲目投资;同时借鉴国际顶级咨询机构的力量,通过与相关机构合作把控风险。这些措施对防范风险起到了较好的保障作用。

另一方面也应该看到,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也面临内部恶性竞争、国际标准制定能力不强、安全风险加大等问题。为进一步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清洁能源开发,建议国家把清洁能源项目建设放到“一带一路”建设更加突出的位置,进一步加强统筹协调,加大政策支持力度,为我国企业投资开发有关国家清洁能源营造更加良好的政策环境。

一是积极构建风险担保机制,优化企业海外利益、风险分担的制度安排,完善海外投资保险承保范围及保险条件,提高保险覆盖率,以适应市场和业务领域拓展需要。

二是研究制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清洁能源发展路线图,进一步加强规划引导和对接,进一步明确清洁能源合作的发展方向、目标和举措,加快构建以政府为主导、以企业为主体的清洁能源开发格局。

三是积极开展能源外交,利用多边、双边机制,推动清洁能源出口,促进清洁能源产业合作。建议依托G20峰会、APEC论坛、清洁能源部长级会议以及东盟、阿盟、中非论坛、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等平台,积极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特别是参与制定国际清洁能源市场规则,为我国清洁能源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争取合理权益和平等的市场竞争机会,突破限制性瓶颈,为国内产能和装备输出营造良好的国际环境。

四是从财税、金融、法律等方面加强对清洁能源全产业链的配套政策支持。建议在国家财政预算中设立清洁能源出口专项支持基金,加大清洁能源对外投资、出口的减免税力度。

五是强化安全风险防控,建立良好的安全信息沟通机制。中资企业“走出去”走来越多,实施的项目越来越大,涉及国家地域越来越广,中方人员的安全保障已成为企业“走出去”考量的重要因素。

.

《中国投资》:在海外建设过程中,对您自身来说,有什么切身感受?哪些事物给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

王绍锋:对我来说,印象最深的是三峡南亚公司的设立与发展。三峡南亚公司从无到有,历经多年终于从设想转化为现实,自2011年成立以来经营发展成绩显著,一些高校还把三峡南亚公司作为MBA的教学案例。三峡南亚公司以参与“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起家,沿“一带一路”沿线开发其他国家的市场。为积极稳健地推进南亚地区的水电开发,我们提出,引入国际金融机构战略投资者参与海外项目,经过多方努力,IFC入股了三峡南亚公司。

IFC是世界银行集团的成员企业,是发展中国家规模最大、专门针对私营部门的全球性发展机构,旨在促进发展中成员国的可持续性项目,使其在经济上具有效益,在财务和商业上具有稳健性,在环境和社会方面具有可持续性。该公司与合作伙伴以及融资伙伴共同承担风险,不需要政府担保。由IFC参与的项目通常能增强各方,如外国投资者、当地合作伙伴、其他债权人和政府机构的信心,提高项目的信用度。

2012年年末,我们与IFC在巴基斯坦初次接触,IFC驻巴基斯坦代表说我对巴基斯坦的感情打动了他,双方建立了初步合作基础。后续接触后,IFC对我们为巴基斯坦提供的整体水电开发方案很感兴趣,并看重三峡集团的实力和背景,很快,我们就拿到了IFC合作意向函。经过近2年的若干轮谈判和尽职调查,IFC一直坚定与三峡南亚公司在巴基斯坦电力市场进行合作的信心。双方成功携手合作,充分证明了国际金融机构对三峡南亚公司可持续发展战略的认可,也表明三峡集团的水电开发理念和项目实施业绩通过了世界上最严苛的考核和评审。

三峡南亚公司作为全球企业公民,采取的可持续性开发理念将风险管理与市场机会结合在一起。IFC同样作为全球报告倡议(GRI)的严格执行者,将为巴基斯坦电力市场提供最大增加值。

.

确定三大重点海外市场.

.

《中国投资》:三峡国际植根海外多年,取得了一系列成绩,未来企业“走出去”将如何布局?

.

王绍锋:三峡国际以三峡集团的发展战略为主要遵循,以资源优势为依托,最终选择哪一个市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主要考虑因素是目标投资国的宏观环境、市场需求和企业与项目的结合度。目前我们确定了三个重点海外市场:

一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清洁能源市场。“清洁能源”是将来的方向,欧美发达国家在该领域具有经验基础。例如,三峡集团制定了“海上风电引领战略”,欧洲的海上风电开发已经相当成熟,因此进入欧美国家清洁能源市场成为我们的必然选择。

二是周边具备跟中国互联互通条件的市场。早在“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前的2011年我们就成立了三峡南亚公司,其中三峡集团占股70%,IFC和丝路基金各占股15%,美国资本、阿布扎比投资局在最初都曾积极表示参股意向。三峡南亚公司将是周边国家互联互通乃至“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平台。

三是非洲和拉美著名河流水电资源富集的市场。世界著名河流水电资源的开发是三峡未来跟踪研究的对象。比如,巴基斯坦的印度河主干流尚未开发,下游只开发了1个水电站,上游还有9个水电站没有开发,预计总发电容量达3000万千瓦。非洲刚果河的英加项目,预计总发电容量将达4500万千瓦,是我们重点关注的对象。此外,三峡作为巴西非国有的第二大公司和第一大清洁能源公司,开发巴西以及南美其他水电资源丰富国家也是我们的计划。(作者:《中国投资》杂志记者  常浩)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